三江中文网 > 小师妹她总想杀我 > 第四百四十九章 你赌对了
    如果说,之前宋威对唐泽出言不逊,只是单纯的他性子傲慢所致。

    那现在宋威再度挑衅唐泽,就不仅仅只是因为他自己的性格如此了。

    更是因为,知道了唐泽是李雄斩“朋友”的宋威,想拿唐泽当作突破口,打李雄斩的脸。

    同为曾经的五大家族,宋家和李家之间的关系本就不好,宋威与李雄斩两人的关系更是恶劣到了肉眼可见。

    现在李雄斩身边多了这么一个看起来“平平无奇”甚至有些“寒酸”的朋友,宋威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,借由唐泽去羞辱李雄斩。

    这点小伎俩,李雄斩其实心知肚明,唐泽当然也明白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酷似林清的月萍宗女弟子没有出现,那现在的唐泽早就一巴掌把这个宋威给拍飞了。

    不过为了观察这名跟小师妹很像的女弟子,唐泽选择了暂时沉默。

    唐泽的突然沉默,让宋威更加得寸进尺,以为唐泽是认怂了。

    李雄斩却是眼神微沉。

    他之前明明感觉,这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书生绝非一般人。

    怎么现在,这个书生打扮的人突然就怂了?

    难道是自己打了眼,这个书生根本就不是什么强者?

    心中想着,李雄斩最后还是决定,出面帮这个年轻书生一把。

    毕竟,宋威这次折辱这名书生,主要原因都是为了挑衅身为李家少爷的他。

    这名书生算是被他连累的,就算对方不是强者,他也该出手帮上一把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李雄斩踏前一步,站在了唐泽的身前,望着宋威道:“宋威,你别得寸进尺,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“今天是月萍老祖的寿宴,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!”

    “我欺人太甚?”

    宋威冷笑一声:“刚刚可是这小子自己说的,就算我爷爷在他面前,都不敢那样对他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他敢如此口出狂言,辱我宋家前辈,那肯定就做好了被我宋家报复的准备——要么,他就是个脑残的愣头青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这样好了,看在他是你朋友的份上,我也不需要他自断一臂了。

    只要你鞠躬行礼,亲口对我说一声对不起,我便给你和月萍老祖一个面子,暂时不找这小子的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宋威眼神阴鸷的望着李雄斩:“怎么,大义凛然,为人仗义的李大少,要不要为朋友出头呢?”

    此时,不少听到这边声响的宾客们也都凑了过来,一时之间,足有近百人围观者宋威跟李雄斩的这场闹剧。

    李雄斩扫了一圈那些围观之人,暗暗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自从澹台家失势之后,除了澹台家之外的另四大家族都重新有了起色。

    虽然李家本家的人当初被澹台家杀了不少,但如今还是有一些旁系,能够跟李雄斩一起扛起李家大旗,重建李家的。

    现在四大家族都处在百废待兴的重建阶段,每个家族要积攒的除了实力之外,更重要的还有拾起曾经丢在澹台家手下的名声。

    而一旦今天,李雄斩在这里向宋威低头道歉了,那他们李家的名头,日后就将一直落后宋家一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宋威……”李雄斩眉头紧皱,他身边跟着的几名下人则是忙劝说道:“少爷,别为了这么一个陌生人,毁了咱们李家的名声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少爷,这小子自己挑衅了宋威,后果就该由他自己承担,您可得千万冷静,别中了宋威的计!”

    除了李雄斩手下的下人们,很多闻声而来的宾客,也都用探究的目光望着李雄斩。

    在场的这些人,基本上都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任务,其中也不乏像李雄斩和宋威这样的,四大家族中另外两家的代表。

    在人群之中,一名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子眼神冷冽的盯着宋威,而这名女子身边的一个年轻些的小姑娘则是拉着她的胳膊,轻声道:“欧阳姐姐,你别担心了,李大哥那么聪明,不会中了宋威那小人的奸计的。”

    高挑的年轻女子名叫欧阳情,小姑娘名叫陈颖,两人分别是当初五大家族,如今四大家族中另外两家——欧阳家和陈家中,年轻一辈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的关系向来不错,而欧阳情又一直心系李雄斩,所以此时看向宋威的眼神,才会那么冰冷。

    “不会中计?

    我倒觉得不见得,你没看到,李雄斩那小子现在在犹豫吗?”

    欧阳情和陈颖的身后,一个跟欧阳情长得有几分相似的男人嗤笑一声:“这个李雄斩,在中部州只知道修炼,根本没经历过咱们这些勾心斗角。

    谁知道他会不会做出在咱们眼中愚蠢至极的傻事?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怎么这么说雄斩?”

    欧阳情秀眉微蹙,她身后的男人却是摇头道:“小妹,你好好看着吧,既然这个李雄斩开始犹豫了,就证明他心底还是想保住他那个所谓的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以李雄斩的性子,一旦有了这个念头,多半就会付诸实践。”

    欧阳情的大哥的话,让欧阳情眼眸微垂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欧阳情等人,哪怕不是四大家族的人,甚至哪怕不是修炼界的人,只是这月萍宗附近的官员富商,现在都在等着看李雄斩的“笑话”。

    没错,在他们几乎所有人的眼中,只要李雄斩为了这个看上去怂的不行,实力似乎也没多强,完全没有任何亮点的白面书生向宋威道歉,那这就将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。

    李家的颜面,将就此扫地。

    这一点,李雄斩明白。

    他当然明白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他的心中却隐隐有一种直觉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,这个白面书生不会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自己绝对在中部州见过这个人,总觉得,自己现在出头帮助这个人,才是最正确的选项。

    即便他自己也知道这种想法毫无根据,甚至荒谬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可这样的念头,还是如同藤蔓一般,在他的心头疯狂滋生。

    最后,李雄斩狠狠一咬牙,踏前一步,深吸口气,冲着宋威说道:“宋威,今日我替他……”他的动作显然是要鞠躬道歉,而这个动作,看的欧阳情等人心中一紧,也看的那些看热闹的人露出了各异的神色。

    只是,李雄斩的话没说完,鞠躬的动作,也没有做完。

    因为刚刚还站在他身后,似乎怂的一句话都不敢说的白面书生,忽然走上了前来,伸手拉住了他。

    在李雄斩和其余众人都有些发愣之时,那名油头粉面,书生打扮的年轻人缓缓开口道:“我知道你想赌一把。

    虽然这很傻,但我不得不说……”“你赌对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