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江中文网 > 娘子送我上青云最新章节列表 > 第51章 进贼了
    最后还是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双方都是气鼓鼓的。

    方氏出了大门还转头呸了一声,“有什么了不起的?这会儿抖起来了,我看等我们家的大郎几个考上了秀才,你过不过来巴着我们!”

    大兴朝的秀才是可以免税的,按律,土地有八十亩是可以免交农税,而且若是中了廪生,那每个月还是有两斗的廪米可以拿的,这可是能极大地缓解家中的困境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秀才可免瑶役,自己的家人也是可以一起免了瑶役的。

    这才是让所有人都羡慕的。

    一年一次或者是两次的瑶役,可不是什么好差事!

    特别是一些农户人家,若是哪个得中了秀才,那可是一大家子的顶梁柱了,也是一个家族的荣耀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若是家族中有人中了秀才,会优先让族人的田地挂在自己名下,如此便可以省了粮税,这可是能省出一个人的口粮来的!

    方氏这会儿底气足,也不过是听说她家的大郎如今成绩好,而且一直得先生夸赞,所以才会觉得儿子考上秀才是指日可待之事。

    这边关上了门的苏保柱家,气氛也是不太好。

    杨氏打发苏锦绣回屋了,自己和苏保柱留在堂屋,门没关,能看到院子里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也看出来了,这事只怕是还不算完。你阿娘偏心大房二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。这次的事情,你可不能犯糊涂。这么大的家业,可是两个孩子辛苦支撑起来的,绝对不能败在咱们手里头。”

    苏保柱叹了口气,他哪能不知道老屋那边在打什么主意?

    现在妻子又对她耳提面命的,不就是担心自己愚孝,然后一下子把好处都许出去?

    “咱们也不是没有提携家人。如果真地不打算管他们,那又怎么会让瑾行和他媳妇儿过来?别以为我没看出来,这几个月,靠着他们两口子的工钱,老屋那边的伙食可是三天两头的改善,可你瞧瞧,哪会炖肉想着给他们两口子留一块儿了?”

    苏保柱紧紧地抿着嘴,又想起自己年轻那会儿,跟苏瑾行简直就是一般无二!

    想到豆子刚过来时那瘦小的可怜模样,还有豆子娘那风一吹就能倒的身板儿,他打心眼儿里头是觉得可怜的。

    当初他的孩子,也是这么被人苛待的?

    “我都明白,你放心,我一定不会让他们插手咱家的营生的。”

    杨氏见他表了态,这才满意。

    等苏大郎回来,苏锦绣就把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绣姐儿,你还没出嫁呢,这些事你可不能掺和,免得再坏了你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“哥,我不怕这个,我就是觉得大伯母他们也太欺负人了。”

    苏大郎冷笑,“不用管她们,上头有六爷爷压着呢,她们要是实在不像话了,咱们就去请族里长辈来做主。就算是我亲阿奶,也不能这样欺负人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其实还有些担心阿爹。”

    苏大郎愣了愣,心思转了几转后才道,“没事,爹不是十几年前的性子了。当初阿娘和小四差点儿没了,就已经让阿爹对老屋死了心。现在不过是顾着一些个体面,不想跟那头撕破脸而已。”

    兄妹俩又嘀咕了一会儿,然后想着苏瑾行的差事。

    其实苏大郎是另有安排,想着苏瑾行的人品没问题,家里头的事情越来越多,总想着带个人在身边帮自己。

    苏瑾行是他的堂哥,若是用他的话,老屋那边的嘴也能堵上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,他却不打算这么痛快地把这个决定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苏锦绣也明白他的意思,闭紧了嘴巴,不提一个字。

    正好地里的庄稼也要收,农活不少,老屋那边的地也多,估计苏瑾行得忙上一个月了。

    所以,苏大郎没提这一茬,苏瑾行也顾不上问了。

    柳芳还是天天到这边来忙碌,起先说给二十个铜板,后来因为一日三餐都在这里吃,所以苏瑾行就自动把钱给降到了十个铜板。

    辛苦了几个月,苏瑾行也是攒了一些家底的。

    不多,也有一两多银子了。

    苏瑾行知道自己阿娘的性子,所以把钱藏的那叫一个严实,估计柳芳都找不着。

    这天回家,身上的衣裳都被汗给打湿了,把东西往墙角一放,再一看自家屋子的锁头明显是动过的,这心里头咯噔一下子就蹿了过去。

    打开门进去,屋子被人翻找过的痕迹很明显。

    苏瑾行这火气是蹭蹭地往上冒,小心地查看了自己藏的银子还好好的,这才气儿顺了一些。

    银子藏好,苏瑾行也没忍着,大步进了堂屋,“阿爷,阿奶,咱家今天没留人吗?我那屋子怎么遭了贼了?”

    他这一问,屋子里几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。

    特别是方氏,屋子是她进去翻找的,怎么可能愿意被人说成是贼?

    “胡咧咧个啥!我是你阿娘,我还不能进你的屋子了?”

    苏瑾行瞪大了眼睛,“阿娘,我都成婚了,也有娃了,你怎么能随便进我的屋子?而且上面挂了锁,你是怎么打开的?”

    方氏的眼神躲闪,显然是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苏老爷子咳嗽了一声,脸皮也有些臊的慌。

    苏瑾行都成.人了,这自己住的屋子还被人随意进入翻找,传出去,这名声还要不要了!

    “阿娘,你把钥匙给我。”

    方氏的手往腰间一捂,“不给!”

    “阿娘,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呀?这么多年了,我哪天不是辛苦地做工?我赚来的钱什么时候私藏了?你竟然还要去我的屋子里乱翻?我媳妇儿的发簪呢?”

    方氏的脸皮一抖,直觉要糟,连忙以眼神向老太太那里求助。

    “行了,多大点儿事!不就是一支簪子嘛,你阿娘也是戴得的。”

    苏瑾行的眼神在屋里众人的脸上环视一遭,冷笑一声,“阿奶,您是觉得我眼瞎吗?那簪子明晃晃地在大嫂的头上戴着呢,这不是第一次了吧?是觉得我媳妇儿好欺负?”

    苏老爷子这回听不下去了,烟锅子往桌上一砸,“像什么样子?把东西还回去!”

    苏瑾言媳妇儿的手一抖,眼瞅着就要哭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