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江中文网 > 娘子送我上青云最新章节列表 > 第57章 有人故意使坏
    苏大郎买下的并非是一处空地,有两处荒废的旧宅,一处是家里有人发达了,几年前去了县城,说是再也不回来了,便把地契和房契都给了里正,请他帮忙卖掉。

    还有一处,那家人死绝了,原本是有亲戚家人都惦记着,可惜那家的主人也是个狠的,临死前就自己把房子给卖了,换了几两银子给自己买药,可惜,还是没能撑下来。

    这房子虽然是卖了,可是买主也是本村的,有那些个亲戚搅和着,也一直没敢住。

    这一拖,就是好些年。

    如今这房子破败了,而且早先的那些个亲戚们也是走的走,死的死,现在也没人再惦记着这里了。

    苏大郎命人将这些旧屋都拆了,然后请人先垒院墙,把这一整片的五亩地都圈起来。

    这两处旧宅,原本就在里正家的对面儿,如今一动工,自然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还不是正经盖房,所以找的都是村子里头的青壮年,二十几个人,拆房加清理地皮,干了七八天,也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后面就要先垒院墙了,苏大郎和家里商量之后,就去找了六爷爷。

    村子里也有几个学过泥瓦手艺的。

    这会儿由六爷爷出面,请了两个手艺不错的,一天二十文钱,中午管一顿饭。

    至于其它的打杂的小工们,则是一天十五文钱,也是管一顿饭。

    饭菜都是在苏宅做好,然后再让人给送过来的。

    苏大郎抬了两张旧桌子过来,大家伙也能吃地更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这个工钱是六爷爷帮着定的。

    原本苏大郎说的工钱要高,可是六爷爷觉得不妥。

    都是一个村子里的,而且现在地里没有什么活计了,苏家愿意给他们一些活干,挣点儿钱就不错了,不能惯得人们太贪心了。

    而且,中午还管一顿饭呢。

    这待遇比别人家盖房要好很多了。

    一般有人家盖三四间房,请村里人帮忙都是只管几顿饭,不给工钱的。

    顶多就是最后房子盖好了再给些个吃食类的,而六爷爷同意苏大郎给工钱,主要是他家这工程大,不是十天八天能干完的活儿。

    苏大郎让人垒上院墙之后,才能再让人送一些工料过来,外面用了木栅栏锁好,里面只有一些青砖,也不担心有人偷。

    苏家里里外外忙碌着,苏锦绣则是因为婚期快到了,所以一直躲在房间里绣嫁衣。

    苏保柱又临时起意,想着给女儿再多打两套陪嫁的家具,木料是苏久和苏忠两家给的,说是一点儿心意。

    苏保柱也没客气,收下之后,又让大郎给他们家一人送了一小坛子果酱和几包点心。

    有来有往嘛,这才能长久。

    自打傻妞来苏家之后,这变化可以说是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人也干净了,身上的衣裳是既整齐又漂亮。

    如果妞妞不开口说话,没有人知道她现在的智力只是停留在了几岁。

    两家订下的婚期是在十月,现在是八月了,几天前柳四郎来了一趟之后,杨氏便不让他再来了。

    快要成亲了,再见面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柳承恩知道乡下的风俗,也便听话地应了,倒是时常还会让人送些小玩意儿过来。

    而苏家也没客气,让人也帮着捎了几次吃食给柳家。

    苏锦绣把所有的手艺都教给了自家阿娘。

    包括鲜花饼馅料的事。

    “阿娘,等回头菊花开了,也是一样可以做成鲜花饼的,只是味道上可能不及现在这种好。而且还得再调试,若是我成亲前能找到合适的菊花,我便在家调试好,然后再告诉阿娘配方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急。咱们家就算是不做鲜花饼了,还有其它的吃食呢,不当事儿,你莫要累着自己就成。这绣活晚上可不许做了,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阿娘。”

    苏锦绣出门少了,而且灶房那边的事基本上都不用她插手了。

    每天有傻妞过来陪陪她,张桂花因为怀着身子也不能干重活,所以每天都会弄一些红果过来找苏锦绣,两人一个绣嫁衣,一个给红果去籽。

    这姑嫂俩的相处,倒是还不错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苏大郎去工地上看,发现昨天新垒的院墙竟然倒了一处,开的口子差不多就是两扇门大小。

    苏大郎仔细地看了一遍,地上有脚印儿,可是不明显。

    再看院子里头存放的那些东西,倒是没少。

    苏锦绣也过来看了看,皱眉道,“大哥,这应该是熟人干的。”

    苏大郎不解,“怎么讲?”

    “墙倒了,而且很明显墙是受了外力,然后向里倒的,这就是有人故意从外面做了手脚。因为是昨天新垒起来的,泥巴也没干,若是有几个大汉再用一些工具,是很容易把墙推倒的。”

    苏大郎点头,“的确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咱们存放在这里的东西却没少,那对方把墙推了又是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苏大郎一下子被点醒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对方知道这些东西不能拿,会暴露自己,所以才会只是故意搞了破坏?”

    苏锦绣点点头,她正是如此猜测的。

    毕竟,这青砖或者是其它的材料,不管谁拿走了,都是特别明显的东西,若是用了,自然是会被人怀疑。

    可若是运到其它地方扔了,那对方又觉得太费力气,所以才会故意把墙推了,然后砸了十几块的青砖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因为惧怕动静太大,被人发现,我想他们是想着把咱们备下的青砖都给砸了的。”

    苏大郎一拳捶在了墙,“到底是哪个混蛋干的!”

    苏锦绣没出声,不过她觉得宋二郎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因为跟苏家有仇怨的总共就那么几家。

    宋二郎之前还跟镇子上的傻狗头联系过,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又想到了什么坑人的法子?

    苏大郎找人把墙垒好,然后又特意在傍晚的时候,拿了两把的竹签出去,就在刚修好的地方埋了下去。

    对方不来便罢,若是来了,总得让他付出点儿代价!

    可惜了,对方再没有动作,所以,自然也就没有办法惩治那个恶人了。

    苏锦绣将山楂糕和山楂条做出来之后,又尝了一下味道,“还好,不是太甜。”

    门外张桂花喊她,“绣姐儿,你快出来一下。有江州府的掌柜来了,大郎不在,你来谈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