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江中文网 > 娘子送我上青云最新章节列表 > 第65章 上山
    一场风波,暂且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杨氏不想再被老太太那边纠缠,第二天就让苏大郎给送过去了几样点心,顺带着又买了二斤猪肉拎过去。

    东西送过来,老太太的喜色还是很明显的。

    这东西是当着老太爷的面儿送过来的,而且还提到了柳芳的病,之后也就没有再说别的。

    苏宝慧不死心,还想着让阿娘帮她说说情,自己再去做几天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人家苏宅那边直接以人手够了为由,不必她再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也就等于说,就算是柳芳的病好了,也不需要再去那里做工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,一天十文钱的收入,算是没了。

    这下子,不止是方氏心疼,便是丁如意也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原本她想着借着这次柳芳病了的借口,自己可以去三叔那里做工,顺便拿工钱的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,被这个小姑姑给占了便宜。

    偏偏事情还没做好,硬是给人家毁了两屉的点心。

    就冲这个,人家也不答应让她去了。

    连个火都烧不好,还能干啥?

    丁如意懒,不想干活,可是去三叔那里做工,有工钱拿不说,主要是一天三顿饭都吃的好呀。

    隔三差五的,中午还能吃上肉,听说晌午这顿饭,不是米饭就是包子,有时还会吃馄饨。

    这么好的差事,自己一定得争取。

    总比自己在家里干这些个又累又不讨好的脏活累活要好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,人家说不要了。

    丁如意能不气吗?

    “姑姑,你说你到底是咋干的?怎么连个火都烧不好?这下好了,咱家一下子少了十文钱的进项,而且还多了好几个人的口粮,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苏宝慧眼睛一瞪,“你在这里胡咧咧个啥?你的意思是我来这里吃白饭了?这是我的娘家,我还不能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姑姑,我不是这个意思,这不是除了你们母子之外,还有柳芳也得在家吃了?以前阿奶都是算计好的,现在这出了变故,怕是这粮食都撑不到月底了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撑不到,说的也只是一些细粮。

    粗粮家里倒是还有的是,可问题是谁也不乐意吃呀。

    粗粮一天两顿,若是有农活的时候,才能吃上细粮。

    这地里种的一些番薯也都要熟了,还有一些豆子也都得割了,到时候,男人们的细粮怕是就不够吃了。

    这是在拐着弯儿地埋怨苏宝慧呢。

    老太太虽然心疼女儿,可是一想到家里头的细粮的确不多了,也是有些急。

    男人们至少还要再忙上十几天,那旱地上得把冬小麦种下去,这下子可好了,真地是还得去买细粮了。

    家里头的米面本身就少,除了交税之外,大部分都是给两个孙子上学堂带上了。

    家里留的原本就少,如果没有农活的时候,一大家子人吃的都是粗粮。

    往年还是能撑到年底的。

    想不到今年这么快就要见底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说了,你们两个快去做饭,柳芳呢?让她赶紧把这些脏衣服洗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阿奶。”

    柳芳事后才知道,自己被人下了药,生生拉了两天的肚子,整个人就跟去了半条命一样。

    这才缓了两天,感觉好一些了,就听到三叔那边说不要人了。

    柳芳不担心自己,主要是担心豆子以后在家怕是要吃不饱饭了。

    以往,小豆子在家就只是一天两顿的稀糊糊,别说吃饱了,没有饿得生病就已经不错了。

    现在弄成这样,柳芳也不知道要不要厚着脸皮去求一求了。

    晚上苏瑾行回来,示意她先安分地在家里待着,三叔那边就不用去了,在家看好孩子,千万不能再出什么乱子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要出啥事儿?”

    苏瑾行搂着她的肩膀,“芳芳,我想要分家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柳芳惊得人都要跳起来了,还好被苏瑾行给摁住了。

    “别慌,听我说完。”

    柳芳战战兢兢地看着他,总觉得这根本就是在异想天开!

    毕竟,他们上面有父母,还有爷奶在呢,除了三叔一家是早些年分出去的,这么多年了,家里头谁敢提出分家来?

    “你别怕,这件事我和大郎好好商量过了,你在家里忍一忍,只要她们不抢咱们的东西,你就受些苦,先忍下。等回头我一定有法子让阿爷阿奶把咱们一家分出去。”

    柳芳知道他说的大郎,是三叔家的瑾文,心里头稍微踏实了那么一点点。

    “你,你想干啥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有大郎看着呢,我一定带着你和豆子过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多的,苏瑾行也不肯再说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地里的豆子该收了。

    这天苏瑾行把豆子都运回家,本来打算晾在院子里的,可是今天的天气不好,就直接都放进了柴房里,免得到时候下雨再淋了。

    听老人们讲,估计这雨要真来了,得下两三天呢。

    屋子里头的孙大郎开始闹腾了,非得嚷着要吃肉。

    丁如意也馋了,暗示道,“我今儿出门挖野菜,看到傻妞了,一手拎着一只野鸡呢,你说她一个孩子家都能抓到野鸡,也真的是本事!”

    “那能一样?那傻妞可是天生神力,不是一般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她说,这山里头的野鸡不难抓的,以前咱们家二郎不是也上山抓过吗?”

    以前日子不好过,苏瑾行的确是偶尔会上山弄些野味儿回来,让一家子打打牙祭。

    现在听孙媳妇这么一说,老太太还真动心了。

    主要是家里头的银钱也不富余,能省就省。

    “二郎,你别弄了,带上家伙什儿,你上山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“阿奶,阿爷和三叔都说今天要有大雨呢,不让上山。”

    “咋?老天爷下不下雨还得听他们的?现在这天儿好着呢,放心,你快去快回,就算是下雨,你也能赶在之前回来。”

    苏瑾行看了一眼天色,“阿奶,我现在肚子饿呢,等吃了晌午饭再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吃啥吃?现在还不到晌午呢,再说了,你今天也就是割了些豆子,又没干什么力气活,一天两顿饭就够了!”

    开腔训人的,是方氏,苏瑾行的亲娘,只以为他是想拖延时间,不想上山。

    苏瑾行的眼神幽幽,“阿娘,上山走路不要力气吗?而且让我抓野物,我没有力气怎么抓?”

    “就你事儿多!”

    方氏恨恨地瞪了他一眼,回灶房里抓了个早上剩下的野菜团子,往他手里一塞,“赶紧去吧,路上边走边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