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江中文网 > 娘子送我上青云最新章节列表 > 第67章 受伤
    苏大郎带着人上山去找,即便是心里大概有数,可是想着现在的雨这么大,他还是很担心。

    毕竟,山里头的情况复杂,并不是他们可以预想地到的。

    而家里头留下来的人,也没有哪一个是心中平静的。

    老太爷在屋子里转了几圈之后,抬腿一脚就踢在了苏保国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还坐在这里做什么?滚出去找!若是行哥儿出了事,你也别回来了!”

    老太爷是真地怒了。

    毕竟,苏瑾行是目前孙辈中最能干的一个,呃,这指的是大房二房中。

    如果苏瑾行真地出现了意外,这一家子的日子怕是都要不好过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家里人是怎么对待苏瑾行的,他当然都知道。

    只是知道是一回事,说不说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苏保国不敢耽搁,穿上蓑衣就匆匆出门了,苏保家这次也精明了,紧跟着一块儿去了,留下来也怕挨骂。

    而老爷子问清楚了事情的起因之后,就让方氏带着儿媳妇在堂屋里跪着,什么时候苏瑾行回来了,什么时候再说。

    老太太略有些心虚,“当家的,这瑾行也不是头一次上山了,不至于那么倒霉吧?”

    老爷子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“无知妇人!”

    老太太心里咯噔一下子,嫁给他这么多年了,仅凭着他现在的眼神,就知道一定是真地动怒了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不好哄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老太太讪讪地低了头,一声不敢吭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冷静下来了,老太太的心思也活了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家里头能干活的壮劳力本身就不多,两个孙子是读书人,自然是不能下地的,除了苏瑾行之外,还有几个现在要么是身子骨不行,要么是年纪小。

    总之,如果苏瑾行一旦出了事,他们家里的农活还真地是成了一个大问题。

    众人等地心焦之际,终于看到有火把往这边移动了。

    苏保柱心中担忧,便一直站在了大门底下等着,反正这里也淋不着,时不时地再探出身子去看看。

    苏瑾行受了伤,而且还很重,被人抬着去了老屋。

    康叔也被请了过来,又是把脉,又是看伤的。

    苏瑾行的左腿上有一道又深又长的口子,因为在外面被雨淋了,弄得他的身上到处都是颜色变浅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康叔,如何了?”

    苏瑾行此时已经昏迷了。

    生生给疼晕过去的。

    “头上的伤应该不是太严重,我先给他包扎一下,再喝上几天的药,只是这腿,我这里治不了,你们得去镇上请大夫。”

    康叔只是村子里的一个赤脚大夫,家里头备的药,也多是一些头疼脑热,或者是治疗普通外伤的药。

    而苏瑾行现在,怕是伤了骨头。

    所以,康叔不敢治。

    “康叔,那要不要先给他把伤简单的包扎一下,等明天我们再带他去镇子上?”

    “不成。”康叔摇摇头,“外伤我可以先帮他包扎一下,可是他现在这样子,不能移动分毫,你们最好是把大夫请到家里来。”

    苏大郎点头道谢,又是一阵忙碌。

    苏瑾行醒过来,便看到柳芳坐在床头那儿哭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柳芳一抹泪,连忙把药端过来,“正好,先把药喝了,还没有凉透呢。”

    苏瑾行喝了药,然后让柳芳把事情仔细跟他说一说。

    “康叔说你伤了腿,口子太深,不好治,而且你现在也不能挪动半分,最好是让镇上的大夫过来给你看。大郎说等明天他再套车去镇上。康叔说明天也是耽误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外伤已经简单地处理了,主要是因为现在雨太大,就算是苏大郎愿意去镇上请人,也不会有大夫愿意来的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现在这种天气,怕是医馆坐堂的大夫都早早地回家了,就算去了,也可能是找不到人的。

    “我阿爹阿娘怎么说?”

    柳芳哭着摇头,“你走后不久,三叔就上门了,说是大郎带着人去找你了。之后,阿爷就罚了阿娘和大嫂在堂屋跪着。直到大郎他们都走了,阿爷这才发话让他们起来了。这会儿一家子正在堂屋里商量着你这伤势的事情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康叔是怎么说的?原话!”

    柳芳也不敢瞒他,只说是康叔治不了,而且若是请镇上的大夫过来,至少要二十两银子,而且这还不连药钱。

    而且苏瑾行现在是伤了腿,至少要在床上躺上百日,不能动,再辅以药材,这才能治好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对于苏家人来说,这损失可就大了去了。

    老太太和方氏都不愿意拿出二十两银子来去请大夫。

    “反正行哥儿现在也成亲了,养上几个月,就算是瘸了腿又怎么样?那柳芳敢闹腾!”

    方氏这话说地很有底气,毕竟女人的地位低,都是依附于男人而活。

    别说苏瑾行伤了一条腿,就是两条腿都断了,这柳芳也得好生伺候着,不能说一个不字。

    “二十两银子呀!我的老天爷呀,这么个孽障,这几年加起来他才挣了多少钱?再加上一大家子的嚼用,这是不给我们留活路了呀!”

    老太太又开始了习惯性的表演。

    老爷子一记冷冰冰的眼神过去,老太太刚嚎出来的一半儿的声音,就那么生生地卡在了嗓子眼儿。

    “保家明天去镇上请大夫过来,说清楚是要接骨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阿爹。”

    苏锦绣那头等的也是心焦,待大郎一回来,便迎了上去,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情况不是特别好,比我想像的要稍微重一些,不过,我找到他时,看他的那个眼神,好像是对于这种情况很满意。兴许,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苏锦绣皱眉,对这个二堂哥又多了几分的心疼。

    这种天气,还非得被逼着上山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身上的伤,到底是自己故意弄的,还是真地出了意外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明天只要雨势小了,阿爷一定会让人去镇上请大夫的。阿爷要面子,现在村里人基本上都知道了是苏家长辈副着二堂哥去上山的,阿爷定然是不想让苏家的名声败坏,一定会想法子的。”

    苏锦绣勾了勾唇角,“我倒是不怕他请大夫,我倒是宁愿他们舍弃地干脆一些,别请大夫了,这样,二堂哥一家子走的也能心安理得一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