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江中文网 > 娘子送我上青云最新章节列表 > 第68章 一百两
    苏大郎被妹妹这话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可是转念一想,苏瑾行那样的性子,好不容易才让他下定了决心,若是将来再因此而觉得愧疚的确有可能会是个隐患。

    现在一切就看老屋那边的决断了。

    苏保家一大早就赶着牛车把镇上回春堂的大夫请过来了。

    那位大夫看过之后,又探手摸了摸他的骨头,摇摇头,“这伤我治不了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心一瞬间都沉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大夫又道,“不过,我记得县城里有一位老大夫是专注骨症的。请他出手,必然是可以治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知那位大夫在何处高就呀?”

    大夫将他坐堂的地点说了,又补充道,“不过,你们家病人目前的情况不宜挪动,那位老大夫又是个性子别扭的,若是请他出诊,光是出诊费就得十两银子,而且他治骨病是祖传的,别人学不来,所以他收费也较高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大夫明示。”

    大夫看看这个年轻的汉子,再环视了一眼四周,叹了口气,“你们自己做好心理准备吧,少于一百两,他的腿是根本不可能治好的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老太太和苏保国只觉得耳边响起了一道炸雷,一百两?

    等送走了大夫,堂屋里的人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光是请那位老大夫来的出诊费就得十两银子,再加上还得用药,听着刚刚大夫的意思,这一百两只是打底的,再往上,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银钱。

    那位大夫被苏保国送回了镇上,不多时,便有一位少年过来,两人进入内堂耳语了一阵之后,少年离开,大夫的手上多了一个止咳的方子。

    “当家的,这不是十两二十两呀,这可是一百两,而且刚刚大夫的话你也听着了,那一百两是最低的,而且,也不能保证就是百分之百的治好呀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率先发话,家里大部分的银钱都是她掌着,所以她知道家底儿到底如何。

    真拿出来了一百两银子,那明年两个孙子赶考怎么办?

    考秀才可是要考三场的,光是在县里吃住就得花多少银子?

    这个银钱,她不可能掏。

    老爷子看向了苏保国,“行哥儿是你儿子,你看呢?”

    苏保国愣了一下,看看父亲,再看看一旁的母亲,内心复杂中又带有几分的麻木。

    “我听阿爹阿娘的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的眼神闪了一下,别开脸,心底闷闷的,不知道是失望,还是庆幸,总之,那种感觉让他的心底发慌,恍惚间,又看到了十几年前老三家被净身出户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“老二,你说呢?”

    苏保家的回答跟老大一样,毕竟苏瑾行只是他的侄子,所以没有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“当家的,就算是瘸了又怎么样?反正也是有妻有儿了,将来不会影响干地里的活的。”

    门外的柳芳听着这席话,只觉得浑身冰冷。

    这就是苏瑾行的亲人!

    柳芳只觉得眼前有些黑,自己男人为了这个家当牛做马,八九岁就开始下地干活了,到现在,这些人竟然因为一百两银子的开支,所以便不想让他治腿了?

    柳芳虽然平时话少,而且也不太敢顶撞长辈,可是她清楚的知道,这是给自家男人争取的最后一次机会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行,那她就一定得想办法去借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她得治好苏瑾行。

    “阿奶!”

    众人回神,注意到了站在门口的柳芳,一时间大家都有些心虚地别开了眼。

    柳芳此时身子站地笔直,动作缓慢地迈过了那道门坎,眼睛紧紧地盯在了老爷子脸上。

    这是自打她进门之后,第一次敢如此大胆地看着家里这位最威严的长辈。

    “阿爷,您也觉得苏瑾行的腿不必治了吗?”

    半晌,老爷子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柳芳扯了扯嘴角,却实在是笑不出来,“阿爷,阿奶,我虽然不管家,可是家里什么情况我也是知道的,一百两银子,家里不是拿不出来。就算看在他这么多年为这个家当牛做马的份儿上,你们也不能见死不救吧?”

    老爷子的面皮抖动了一下,被孙媳说地有些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倒是一旁的老太太急了,一拍桌子怒道,“什么话?哪里就见死不救了?能伤及性命吗?不就是瘸了嘛,又不是会死人,你少在这里叨叨!赶紧回屋去照顾他!”

    柳芳的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,“阿奶!”

    扑通一下子,柳芳直接跪下了,“阿奶,我求求你了,当家的腿得治呀,一百两银子,就当是我借的,以后一定还!”

    “呸,你拿什么还?你们挣的钱都是公中的,你哪来的钱?”

    这下子,柳芳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头一回觉得,她和苏瑾行的人生是如此悲哀。

    她以前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心态活在这个家里的?

    难道以后她的儿子也要延续苏瑾行的路走吗?

    “滚出去!哭哭啼啼的,看着就心烦!”

    “阿奶,我求求你,救救瑾行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钱!”

    柳芳被赶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站在院子里,看看堂屋,再看看自己家的小屋子,心底生出了诸多的无奈悔恨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她拉着小豆子去了六爷爷家,想请他帮忙劝说一二。

    六爷爷也果然被他请到了老屋。

    之后,柳芳就带着小豆子跪在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柳芳还不忘了时不时地说一句,求他们救救苏瑾行!

    老屋这边的院墙原本就矮,再加上大门也是敞着的,所以柳芳带着幼子跪着求苏家长辈的事,极短的时间就传遍了全村。

    苏锦绣垂眸,想到了先前柳四郎让人给自己送的消息,微微一笑,“能想出这等主意来,难怪日后会成为一介重臣呢。”

    起身掸了一下衣裙,该他们上场了。

    兄妹俩到老屋的时候,果然看到柳芳心如死灰般地跪在了院中。

    小豆子满脸都是泪,让人看着心疼。

    “阿爷,阿奶,二堂嫂做错了什么事?为何跪在院中?还有小豆子,我瞧着再跪下去,怕是要撑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“撑不住就撑不住,一家子的扫把星!”

    能说出这么冷漠又恶毒的话的,除了老太太还能是谁?

    苏大郎行了礼,“阿爷,我来是问问,昨儿帮着去找瑾行的几家,可曾派人送谢礼过去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我承诺的四章,八千多字,已经全部奉上,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飞雪,我也一定努力码字,回报各位!么么哒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