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江中文网 > 娘子送我上青云最新章节列表 > 第69章 分家
    苏家人都愣了一下,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明显都把这件事情给忘了。

    苏大郎咳嗽了几声,又道,“昨儿雨大,我今早听说有几人已经病倒了,大家都是乡亲,人家愿意这样帮我们,还是得备份儿谢礼的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只觉得面皮发紧,他才是一家之主,没想到竟然把这么简单的一件事给忘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尴尬的清了清喉咙,然后让几个女人赶紧去准备。

    苏锦绣看着几人去忙碌,“阿爷,不管二堂嫂和豆子犯了什么错,眼下二堂哥伤着,您就算是体恤他,也还是别要罚他们母子了吧?”

    老爷子没出声呢,六爷爷就重重地哼了一声,“绣姐儿,你去,把瑾行媳妇儿扶起来,你先跟他们一起说说话,好好宽慰她几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六爷爷。”

    柳芳不肯起来,苏锦绣则是弯腰凑到她耳边,“起来吧,现在全村子人都知道了你跪在这里求他们呢。再跪,也不过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柳芳怔怔地站起来,她先前只是凭着自己的一腔热血才跪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她是真地想要救自家男人!

    没想到,竟然是这么个结果。

    “豆子,来,拿上这米糕,去找小豹子玩儿吧。”

    小豆子得到了柳芳的首肯,便转身跑了。

    “堂嫂先不必担忧,这不是都在堂屋商量嘛,一定会有个结果的。”

    能有什么结果?

    不管是六爷爷说什么,还是苏大郎提及的伤情,老太太就是一口咬死了没钱。

    听到外面的动静,知道六爷爷也没有办法说服长辈,柳芳急了。

    快跑了几步,到苏大郎面前扑通一下子就跪了,“大郎,瑾文兄弟,我求求你了,救救我家相公吧,只要能救他,你就是让我给你们家当牛做马我都愿意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开始重重地磕头。

    苏锦绣皱眉,脸色一冷,“二堂嫂这是做什么?阿爷阿奶又没说不救,你又何必求到我大哥跟前?”

    老爷子尴尬地别开了脸。

    苏大郎见她不起来,自己算是她的小叔子,当然不敢直接受了她这礼,只得是侧过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二堂嫂,有什么话你先起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二弟妹,你这像是什么样子?也太没规矩了!”这时候了,丁如意还不忘了刺她几句。

    柳芳抬头,“堂弟,算是我求求你,借我一百两银子,我以后一定还。”

    “呸!你拿什么还?”没等苏大郎说话,老太太又开始跳脚了,“我告诉你,别想着给我老苏家惹事儿,滚回你自己屋去!”

    柳芳不为所动,仍然目光灼灼地盯着苏大郎,之后见他不吭声,便又转向了苏锦绣。

    苏锦绣吓得连忙退了一步,又侧过身,算是避过了这一道大礼。

    “绣姐儿,我求求你了,你二堂哥的腿如果真地废了,我们娘儿俩还怎么活呀!绣姐儿,我知道你心好,你就发发慈悲救救他吧。”

    苏锦绣一脸为难,“二堂嫂,一百两银子,我大哥不是拿不出来,只是,你们要拿什么还呢?这帐,算是你自己借的,还是算老屋这边借的呢?”

    这一问,其实就是在等着老爷子开口呢。

    老爷子正想开口,老太太抢先道,“绣姐儿,你说真的?这一百两银子要怎么个借法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要立字据了,而且要规定好归还的期限。若是逾期不还,要付多少利息,这些都是按规矩来的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脸一沉,原以为是不用还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竟然还要利息?

    “立!我立字据,绣姐儿,只要能治好我相公,怎么样都行。”

    苏锦绣摇摇头,“二堂嫂,一百两银子,就算是你日夜不休的做工,你要还多少年?”

    柳芳身子一僵,是呀,一百两银子,她得还到什么时候?

    外面闹得不可开交,听到旁边屋子里的咳嗽声了。

    几人对视一眼,“要不,还是进去看看二堂哥吧,听听他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老太太眼睛一亮,“对,咱家的难处,行哥儿是知道的。听听他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苏瑾行一脸苦笑,“阿爷,阿爹,不如你们将我分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苏保国一愣,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去看自家老父亲。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,我这一伤,拖累了家里。可是我还年轻,我这腿不能不治。若是治好了,以后还能下地,还能干活,自然也就能有进项。可若是不治,我这辈子就毁了。一百两银子,算是我跟大郎借的。以后自然也是我来还,不会累及家里。”

    这话,听着怎么就那么心酸呢!

    明明就是老太太和方氏逼着他去上山的,这下子重伤了,就想着舍弃了这个大活人,不想管了?

    六爷爷别开脸,低声道,“我都替你们这一房臊的慌!”

    这话是冲着老爷子说的。

    老爷子能不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吗?

    可是若不将行哥儿分出去,这钱谁来还?

    他们家还有两个孙儿在读书呢,还有几个孙女也到了要嫁人的年纪了,不得准备嫁妆?

    哪儿哪儿都要花钱,这日子哪是两嘴唇一碰,就能过出花来的?

    “要分家可以,只是家里头没有多余的房子,你要是想要分出去,那就自己另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这是故意拿这个来压苏瑾行呢。

    她是长辈,上头爷奶父母都活的好好的,他一个小辈竟然敢提分家?

    活腻了!

    苏瑾行又咳嗽了几声,“阿奶,您也别气。我主要是想要治腿,这一百两不是小数,而且我听说了,一百两也未必能治好,兴许还得多花银子。我管大郎借了银子,大不了我这一辈子就卖给他们家了,给他做一辈子的工,总能还得上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就让人心疼,一个大男人,早先也算是家里头的半个顶梁柱,这一晚上的功夫,就成了家里要舍弃的废人了。搁谁谁能受得了?

    苏锦绣叹口气,再次感受到了老屋这边的人心凉薄。

    因为分家,所以六爷爷也没走成,又让人去找了族里的几个长辈过来,一起做个见证。

    好在老爷子还要点儿脸面,除了没给他屋子,倒是给了几亩薄田,还有一些家伙什儿,也算是能勉强度日了。

    只是老爷子说想要给他分些银钱的时候,老太太直接跳脚,“没钱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