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江中文网 > 娘子送我上青云最新章节列表 > 第79章 交银子
    没几天,柳承恩出去了一趟,再回来的时候,就带了一些鸡鸭。

    柳老二编的竹笼子结实,而且竹条之间还很密实,便是稍微小一些的鸡崽也不可能跑得出来。

    柳小莲最是高兴,天天没事儿了就跑过来喂鸡鸭。

    “阿娘,这是我新买的布,你和小莲给阿爹还有你们自己都做一身,我成亲是喜事,大家都穿新衣服。对了,还有七郎的,就用这块料子吧,跟我的这套颜色也相近。”

    方氏高兴,嘴上却埋怨道,“你买这么些个布料回来做什么?这得花多少银钱呀。咱们家现在不是还四处借银子赎兵役呢,你这么大的动作,也不怕被别人说道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我要成亲了,家里置办东西不是正常的?来,小莲,这支银手镯你戴好了,千万别再被人抢了去。”

    柳小莲一脸雀跃,曾经她也有一个银手镯的,只是哥哥被人打伤的时候,那手镯就被她的堂姐给抢了去。

    她记得清清楚楚,当时阿奶站在堂姐身边,还指责她不敬长辈,有了好东西,就得先交到长辈手上,再由长辈来处置才是正经。

    那个小银镯子虽然很细,也很轻,可那是哥哥给她买的。

    所以,她当时委屈地想要拿回来,却被阿奶给打了好几棍子。

    若非是后来七郎回来了,自己怕是要在床上躺上一个月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二哥什么时候回来?我好想他。”

    柳承恩摸摸她的头,“别怕,很快就会回来了。等他的契约到了日子,咱们就能一家团聚了。”

    柳小莲的眼睛红红的,重重地点着头,“大哥放心,我一定好好干活,多多攒钱的。”

    这么懂事的妹妹,柳承恩又有些心疼了。

    柳小莲以前可是不敢唤他和七郎为大哥二哥的。

    因为一大家子都住在一起,又没有分家,所以一直是按照这一辈的长幼顺序来叫的。

    柳小莲私下无人的时候,总会唤柳四郎哥哥,而平时,就只能叫他四哥。

    其实柳小莲总觉得别扭。

    其它的那些堂兄弟,处处挤兑她,欺负她,哪里有半点做兄长的样子?

    现在好了,分了家,她再也不必受那些人的白眼儿了。

    “哥,我以后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再叫七哥了,我就只有哥哥和二哥。别人都不配做我的哥哥。”

    柳四郎叹口气,“想叫什么就叫什么。在自己家里,不必如此拘着。倒是你,有时间了,还是要学着认些字,可以写地不好看,但是一定要识字写字,不然,以后容易吃大亏的。”

    柳小莲一双眼睛瞪地溜圆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我可以学写字?可是哥哥,纸张好贵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不是有哥哥在嘛。而且,你大嫂也是读过书的,她的字写地还算是清秀,等她进门以后,就让她教你。”

    柳小莲欢喜地一蹦三尺高,“好呀好呀!那我跟嫂子一起学。”

    方氏手上端着一个簸箕,里面盛着豆子,“干什么呢?一个姑娘家家的,不像个样子!”

    柳小莲吐吐舌头,“阿娘,哥哥说嫂子识字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听说过,那苏大哥是个有学识的,当年他媳妇儿嫁给他时,也是大字不识一个的,后来还是他带着慢慢学,现在都能管帐了。”

    柳承恩点点头,正好借着这个话头道,“是呀,所以我想着让小莲也跟着学识字,将来嫁了人,也能管家。不然,怕是要被人欺负了去。”

    方氏微怔了一下,倒是没有反对。

    她不识字,自然是知道会吃多大的亏。

    而柳老二虽然是比她强一些,可认识的字,估计也不会超过百个。

    家里头穷,再加上了长辈的偏心,哪里敢想过让自己的孩子识字上学堂?

    当初要不是四郎在族人面前表现得聪慧,而且还曾得到了族长的夸赞,她婆婆当初也定然不会答应让四郎去读书的。

    四郎中了童生之后,公婆待他的态度才好了些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接连两年出事,生生地耽误了自己儿子。

    “学吧,家里头不宽裕,可以先认字,之后就拿了棍子在地上试着写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阿娘。”

    柳承恩将袖袋里的小银锭子拿出来,“阿娘,明儿你和阿爹去一趟里正家,把赎兵役的钱交了吧。”

    方氏手上已经没有多少钱了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请人垒院墙和造竹屋,可是花了不少银子,再加上又要准备婚礼的事。

    原本正在发愁没有银子,什么事情都不好办呢,四郎竟然又突然拿银子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“之前我从古籍上得了两张药方子,卖给了镇上的回春堂。对方给了五十两的银票,我兑了二十两现银出来,余下的银子,就先放在您这里。”

    柳承恩拉着方氏往一侧挪了两步,压低嗓音,“千万莫要让阿爹知道你手头上有银子。一定要锁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好。我儿有本事呀!”

    方氏这会儿激动地都要落泪了。

    五十两银子呀!

    自她嫁进柳家这么多年,就没见过这么多银子。

    莫说五十两了,便是分出来之前,她是连五两银子都没有见过的。

    手上能有五个铜板,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还得提心吊胆地藏着,生怕被婆婆发现了再直接没收。

    第二天,方氏扶着柳老二慢悠悠地挪到了里正家。

    只说这银子是自己大儿跟他的同窗借的。

    里正也知道他们家的难处,便劝了两句。

    正巧,柳老大也送赎兵役的银子过来了,听了两句之后,便笑道,“等四郎成亲了,你家的日子便好过了。我听说苏家的姑娘是个有本事的,手艺又好。待成亲之后,若是能提携着咱们一家子也跟着一起发财,那就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怎么就听着这么别扭呢?

    人还没进门儿呢,就惦记上人家的手艺了?

    方氏冷笑,“大哥这是什么话?人家绣姐儿的手艺,早就都教给自己家人了。再说了,谁不知道现在大哥的日子过舒服,哪里还能看得上那点子辛苦钱?”

    里正不动声色地瞟了老大一眼,暗骂了一声蠢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