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江中文网 > 娘子送我上青云最新章节列表 > 第110章 捅破
    苏锦绣暗中给铁蛋送了信儿,让他明天一早就跟着苏家的牛车去镇上,然后去找七郎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一定要让七郎在天亮前赶回来。

    现在四郎不在家,若是真由着公爹将这户籍再合回去,只怕四郎之前的苦心都白费了。

    四郎先前与她订亲之时,家中正是艰难。

    苏锦绣也是婚后才得知,四郎和七郎是一早就商量好的,付出再大的代价,也要从柳家彻底地分出来。

    为此,四郎停了学业,错失了应试的机会,而七郎甚至还自卖自身。

    好在,签的不是奴籍,只是一个普通的契约。

    而且据四郎所说,此事就算是被曝出,日后也只会让七郎的名声更好。

    毕竟,这是为了给父亲治病,所以才不得已而出的下策。

    大兴朝对于孝道还是很看重的。

    这般的孝子名声传出去了,对他们一家子都是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的。

    这兄弟二人费尽了心思,才算是给他们一家子争得了能好好活着的机会,也争得了将妹妹保下来的机会。

    没想到,转眼,柳老二就要让这兄弟俩的心血白费了。

    苏锦绣不是不心寒。

    可是又能如何?

    那是四郎的亲阿爹阿娘,难道能去指责他们吗?

    天未亮,大门就被拍响。

    是七郎回来了。

    柳老二看到二儿子回来,先是一愣,再是一笑,“七郎回来了,快进屋,正好一起吃早饭。”

    七郎一言不发地进了屋,然后打发了莲姐儿出去做饭,自己砰地一声就将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柳老二和方氏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七郎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柳七郎扑通一声直接跪下,“阿爹,阿娘,听说你们答应了阿奶要再合为一家?”

    柳老二的眼神闪了闪,“七郎,那到底是你阿爷阿奶。而且合到一处之后,你和四郎也还是可以念书的,不受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阿爹,阿娘,我就问问你们,可还记得莲姐儿险些被卖的事?”

    瞬间,夫妻俩都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柳七郎恍若未见,又道,“可还记得我不得不卖与富贵人家去做工一事?”

    方氏的嘴角抖了抖,脸色肉眼可见地变得苍白了起来。

    柳七郎继续道,“可还记得我大哥被大郎打破头,险些魂归西天一事?”

    这下子,便是柳老二也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七郎!”

    “可还记得莲姐儿的东西被抢,不仅没有公道可言,反而还被阿奶和大伯母打骂一通之事?”

    柳七郎抬眼,眼睛直直地看着他的父亲,“哦,我忘记说了,莲姐儿被抢东西怕是不知道有多少回了,被阿奶打骂,也不知道有多少回了。莲姐儿长到这么大,身上的青紫也不过是消停了这一年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方氏的身子僵了僵,她是柳小莲的娘,哪能不知道自己女儿常常挨打挨掐的事?

    “阿爹若是不知道,可以问问阿娘。再合归到一家?呵,阿爹,您真以为人家是跟你亲厚呢?明摆着的事儿,人家看中的,就是我阿嫂的手艺和方子。若不是看见我们一家子现在手头上富裕了,还能记得我们这几口子人?”

    柳老二似乎是被说到了痛处,“闭嘴!”

    柳七郎却是恍若未闻,“阿爹,这些年来,我们这一家子过的什么日子,你真不知道?你是真瞎了,还是想要装瞎?”

    这番痛问,根本就是指责。

    柳老二的嘴角哆嗦着,却没有说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阿爹,你要是想要重归柳家,可以。”

    柳老二的眼睛微闪了一下,一脸期待地看向了儿子。

    七郎顿了顿,又笑了两声,“您愿意回去,您就回去吧。您给我们兄妹三人一份断亲书,以后咱们就算是两家人了。”

    柳老二的眼珠子倏地瞪大,“混帐!我送你去学堂,你就是学得这些个狗东西!”

    “阿爹,我意已决,您要是一意孤行,要么将我们分出去,要么,您就打死我算了!”

    柳老二气得这血液上涌,只觉得脑子都要裂开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,你这个不孝子,你和四郎当初难道没上学堂吗?若是你阿爷真地对你们不闻不问,又怎么会有机会读书识字?你,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!”

    柳七郎不甘示弱,直接回怼。

    “阿爹,我和四哥上学堂,阿爷阿奶出了几分力?您心里头没数吗?那些银钱分明就是族里头的几位长辈凑的,怎么到了您这里,就成了是我们沾了阿爷阿奶天大的光?”

    一句话,直击重点!

    方氏似乎是在一片迷雾中清醒过来一般,直接过去抱住了七郎,“快起来,好孩子,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,不回去,不合到一处了。”

    七郎的眼神一动,却看到了阿爹的眼中似乎是有一片阴沉。

    他按捺下心中的复杂情绪,将方氏推开,“阿爹,可是觉得我说的不对?”

    “当初是我拖累了你们,若不是我,你们也不会被赶出来,如今你阿奶都愿意放低姿态了,你们还想怎么样?非得闹得一家人不像一家人吗?”

    柳七郎自嘲一笑,“一家人?阿爹,您真觉得我们是一家人吗?”

    柳老二被他这个笑,弄得心里头直发慌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一家人了。你大堂兄做的事,那也是逼不得已,如今,受你哥的连累,已经被辞了工。说到底,不是你大堂兄欠我们的,反倒是我们欠了大郎的。”

    柳七郎是真没想到,他们不过才多少日子没有回来,阿爹就已经被人给洗脑了。

    “不怕告诉您,前年大堂兄打破了我大哥的头,就是故意的。什么我哥得罪了贵人被人要挟之类的,统统都是谎话!”

    方氏身子一颤,“七郎,你,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真的。大郎被人辞工,那是他自己做错了事,和我哥一点儿关系也没有。反倒是他,当初为了银子,竟然出卖自己的兄弟,他才是禽兽不如的东西!”

    门外的苏锦绣缓缓吐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终于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证据已经齐了。

    她也不怕闹到族长跟前去。

    若是知道了这些,他们仍然还想着再合到一张户籍上,那她就只能另想办法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