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江中文网 > 娘子送我上青云最新章节列表 > 第114章 孝子柳老二
    柳老太越想,越觉得自己没错。

    凭什么他孙媳妇挣来的钱,要给一个不相干的人?

    说不准,就是族长那个老东西仗着自己的辈分高,而且还是族长,所以在故意拿捏人呢。

    柳老太这次没去老二家,去了几次,吃了几次亏,也知道那个孙媳妇是个嘴利的。

    自己跟她对上,根本就是一点儿好处也讨不到。

    所以这次柳老太直接让老大去把老二找过来。

    七郎已经回去读书了,老太太想着老二原本是最听她的话的,如果单独叫出来,想必会有一些效果。

    再不济,也能哄些银子出来。

    柳老太的打算,还真地是没有错。

    把柳老二叫过来,连哭带骂的,最终柳老二将自己身上余下的一两多银子就孝敬给了老太太,可把老太太给乐坏了。

    乐过之后,自然就是有些不甘心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她把柳老二养这么大,他身上什么时候揣过这么多的银子了?

    平素身上能有二三十个铜板,就已经是多地让他担惊受惊了,这会儿身上竟然揣了一两多的银子?

    看样子,四郎媳妇的那个营生,还真的是挺能赚银子的。

    对于柳老二孝敬柳老太一两多银子的事儿,自然不会有人说出去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聪明人,还指望着以后隔三差五地从他那里再哄骗一些出来呢。

    而柳老二自己,就更不会说了。

    这是生怕媳妇儿和孩子们再来指责他。

    所以,干脆就不说。

    对此,苏锦绣还真地是没有察觉出不对劲来。

    毕竟,柳老二是看腿回来的半路上,被柳老大给截走的。

    这天,苏大郎带着帐本过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因为四郎不在,所以苏锦绣也不方便去县城里查帐,所以苏大郎就特意去了一趟店铺,将银子和帐本都带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先喝点儿水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管我,你先看看吧,这是银子,我兑了一张五十两的银票,这里还有一些散碎银子,大概十五两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哥了。”

    苏锦绣不徐不疾地看完了帐本,再扫了一眼桌上的银两,“大哥,店铺里如何?可有人找麻烦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听说是傅家打过了招呼,依我看,等回头你和四郎还得好好谢谢傅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应该去谢的。”

    苏锦绣让大哥等一下,自己将银子都拿回去锁好了,再出来的时候,手上还拿着一个包袱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有给阿爹阿娘做的新衣,还有给二哥和小四的,麻烦大哥带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苏大郎打趣道,“怎么没有我的?”

    苏锦绣瞪他,“大哥是有娘子的人了,这等事情,自然是该着大嫂来操心。若是将来二哥也娶了嫂子进门,我自然也不会再做他的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样说,可是苏锦绣还是将一个荷包递了过去,“换上看看。”

    苏大郎轻笑,他就知道,妹妹不可能落下他的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大嫂的身子如何?差不多也该发动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应该就是这几天了。家里平时都是不离人的,稳婆也是提早就找好了的,阿娘给找了两个。”

    苏大郎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的笑是怎么也藏不住。

    显然,对于如今家人的关系,他是很满意的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有几件小衣裳,是给侄儿做的,若不是特别急的事,大哥最近几天就在家里好好陪着大嫂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行,那我回了。”

    柳大郎就在门外边坐着呢。

    屋门没关,虽然是兄妹,可是该避嫌的也得避。

    别的话,柳老二没听地太清楚,可是什么五十两的银票,他是听的真真儿的。

    不由得心里头又犯起了嘀咕。

    他们家现在一个月能有一百两的进项了吧?

    想着自己现在吃香的喝辣的,再想想自己的父母,柳老二这心里头总有些不得劲儿。

    哪怕是分了家了,自己这日子过的比老人好,好像就是他不孝似的。

    苏锦绣没有注意到公爹脸上的神色,送了大哥出门之后,就打发小丫去泡红豆。

    晚上,一家四口守着两盏蜡烛吃饭。

    一盏放在了吃饭的小桌子上,一盏放在了高一些的主桌上。

    这屋子里,到底是比别人家亮瞠一些。

    柳老二的心情不好,饭也没吃多少,而且还一直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    方氏是他的枕边人,多年的夫妻,还能不了解他?

    就柳老二这性子,就是等着别人主动来问的。

    否则,他一肚子的苦水儿,怎么倒得出来?

    “当家的,可是身体不舒服?要不要请大夫来看看?”

    有人问了,柳老二这心里头顿时就觉得找着发泄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,咱们家现在吃的好了,穿的也好了。可是阿爹阿娘他们呢?我前几天过去了一趟,看见阿娘穿的还是四郎小时候你给做的衣裳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柳老二又是一脸颓废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苏锦绣的筷子微顿了一下,没接茬,继续吃。

    而柳小莲看看父母,再看看大嫂,也低头假装什么也不知道,吃的那叫一个香。

    柳老二这话原本就是说给儿媳妇听的。

    毕竟,现在这银钱可是都掌握在她手上的。

    只要她松口,别说一两银子,就是一百两银子,她也是拿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瞧着他们这日子过的呀,唉。你说,当初是大郎打破了四郎的头,这事儿咱们是该怪罪到大郎头上,可是孩子们的阿爷阿奶又做错了什么?一把年纪了,还整天地清静不了。”

    方氏听着这话有些不对味儿了。

    瞧着儿媳妇的脸色不佳,便打岔道,“当家的,话可不是这么说的。当初大郎打破了四郎的头,可是连赔罪都没有的,看伤的钱虽是公中出的,可是那银子是我求了多少次才给的?后来是没法子,我賖了帐,老太太才不得给了银子。”

    所以,你怎么能说两位老人无辜呢?

    同样是亲孙子,一个是行凶者,不仅没有受到任何的惩罚,反而还依然活的滋润。

    一个是受害者,却是连看伤的钱,都得费尽周折。

    两相一对比,还看不出来吗?

    柳老二噎了一下,忿忿地看了方氏一眼,筷子往桌上一撂,闷不吭声地回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