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江中文网 > 娘子送我上青云最新章节列表 > 第143章 打听
    江夫人拉着苏锦绣说了不少话,又和关疏影说好了,明天由她陪着去乡下一趟。

    苏锦绣倒是想要毛遂自茬,可是又担心自己太主动了,会让人有她在故意巴结之嫌。

    想想自己夫君是读书人,还是要注重名声的。

    李夫人则是看看二人,笑道,“江夫人,这柳夫人的娘家是苏方村,柳秀才祖籍在柳家村,想必对于村子里的一些事情,柳夫人会更熟悉一些。”

    江夫人看向苏锦绣,“不知柳夫人可愿意同我前往?”

    “能陪夫人走一遭,是晚辈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好,只要没有耽搁了你的事情便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关疏影挑眉,“江婶婶可是想要去江家庄?”

    江夫人淡淡地点了点头,她夫君祖籍一个小村子,总共加起来不过十余户。

    后来因为出了一个大财主,这才渐渐地成了气候,后来因为那里大片的田地都被大财主买下来了,所以,那里便成了他的私人领地,于是,村子也改名为了江家庄。

    这个大财主,就是江元丰的父亲江程。

    只是,她问过,江元丰总共也就是在年少的时候,陪着长辈回来祭过两次祖,对于江家村,他已是毫无印象。

    只是既然有亲戚求上了门,也没有坐视不理的道理。

    俗话说,穷山恶水出刁民!

    若是那些人知道如今公公身居高位,怕是要缠上来的。

    苏锦绣细想了想,上辈子,好像是曾经有一位官夫人回乡探亲,结果因为一场意外,被卷入了一场人命官司当中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,会不会就是眼前这位。

    若真地就是她,那么,自己这一次还得当心了。

    若是能助得这位江夫人脱困,那么自然是大功一件,对于夫君的前途,亦或者是苏、柳两家来说,都是一场大造化。

    可若是不能相助,反而将自己给牵连进去,怕是就要倒大霉了。

    苏锦绣心中并没有多纠结,想到眼前这位江夫人如此和蔼,而且没有在她的身上感觉到恶意,又得了人家的彩头,没道理不帮她。

    只是此事,还当先一步让人去扫听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江夫人,您是长辈,想要回乡探亲,原是当早早赶路,好办完正事。只是,晚辈听闻要去江家庄,要经过一座美人桥,那美人桥每年都要有几日修整,不得使人通过的。若是夫人不急,不如先派人去打听一下,看看这美人桥是否在修缮?”

    江夫人一怔,倒是没有料到还有这么一茬。

    李夫人反应最为迅速,“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,柳夫人不提,我竟是忘了。江夫人莫急,我差人去打听看看,若是那美人桥在修,那就晚几日再去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也罢。还要多谢柳夫人提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晚辈娘家姓苏,名锦绣,夫人可直呼晚辈名字。”

    在两位官夫人面前,她可实在是当不得这一声夫人。

    李夫人见她如此谦卑谨慎,更觉得是个好的。

    打心眼里儿头就喜欢这样的女子。

    待到江夫人肯放人时,天色已近傍晚。

    苏锦绣带着巧姐儿刚刚进家门,杨嫂便迎了出来,“夫人回来了,是先回去换身衣裳,还是直接去饭厅?”

    “老爷可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老爷一个时辰前回来的,这会儿估计正睡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先去看看,你去禀报太爷和太夫人,就说要摆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夫人。”

    苏锦绣进入寝室,果然看到柳承恩还在睡着。

    看这样子,怕是没少被人灌酒。

    还能清醒地找着家门,也是不易了。

    “四郎,可能醒醒?”

    柳承恩拧拧眉,翻了个身,“唔,不喝了,不行了,已经醉了。”

    苏锦绣偷笑,已经说上醉话了,看来是真喝多了。

    不多会儿,巧姐儿就端了醒酒汤过来,“这是小姐熬的,之前来过一次,不过老爷熟睡了,叫不醒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苏锦绣又轻唤了柳承恩几句,总算是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苏锦绣是连哄带骗地,总算是将一碗醒酒汤给喂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现在觉得怎么样?头晕不晕?”

    “不晕,就是好困呀。”

    “那肚子饿不饿呀?”

    柳承恩摇摇头,可能是觉得不舒服,又抬手扶住了额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先睡,待晚一些再吃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苏锦绣确定他这里没有什么问题了,这才起身去了饭厅。

    三人都在等着她呢。

    苏锦绣脸一红,让长辈等自己,实在是不应该。

    “以后再有这种事情,阿爹阿娘便先用饭吧,不必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不等?四郎喝多了吧?有没有吵头疼?”

    “睡了,醒酒汤也喝了。”苏锦绣说着,转头看向了柳小莲,“还要多谢莲姐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晚上,苏锦绣要入睡了,柳承恩这边倒是清醒了。

    还好,没有吐。

    苏锦绣知道他的头不舒服,便帮着他按一按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你也累了一天了,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四郎可是头疼?”

    “不疼,就是有些混沌,感觉脑子里乱糟糟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酒吃多了,现在肚子饿不饿?”

    柳承恩还真饿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么晚了,灶房里怕是早就封了火,也不好再劳烦别人了。

    “我让人在灶上煨着鸡汤呢,面条是白天杨嫂手擀出来的,我去给你下些鸡汤面。”

    柳承恩听着都馋了。

    吃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面,柳承恩是真精神了。

    干脆,两人并排躺着,柳承恩开始讲起了故事。

    柳承恩讲的都是一些大官儿破案子的故事,讲着讲着,苏锦绣回应他的声音就没了。

    再一瞧,已睡着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晌午时,杨嫂过来禀报,说是一个叫二愣子的汉子过来了。

    苏锦绣立马吩咐将人请进来,又带上了妞妞和巧姐儿去了前厅。

    “可打听清楚了?”

    “不负你所托。那江家庄里如今的确是有些乱糟糟的,那里住的人也都是什么来路的都有,听说还有一位妇人,是江家早些年打发到庄子里的姨娘。说是犯了大错,带着两个丫头一起被遣送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苏锦绣眼神一动,“可知道具体的?比如说,知道她是江家哪一房的姨娘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