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江中文网 > 娘子送我上青云最新章节列表 > 第153章 凭什么让我出银子?
    柳老二也没想到,自己好心好意地想要孝敬爹娘,竟然换来了一番咒骂。

    “阿娘,您这是怎么了?我觉得四郎安排地都对呀,您不能来县城,而儿子现在也不可能再回村子住,难道您要让我去老宅挤一挤?”

    柳老太被噎了个仰倒。

    实话实说,真要是回村子,还真没他住的地儿!

    问题是,柳老太就没打算让柳老二回村子呀。

    她早就听说了,老二一家子现在住的都是大宅院呢,听说宅子里还有小溪,还有假山。这种地方,她是连见都没见过的,这个不孝子,竟然不知道接她过去住一住!

    “好呀,我是白养了你这个儿子了呀!你也不想想,你阿爹这次病地多厉害,你说说看,可是回村子了,那大夫看诊能有这里方便?”

    柳老二糊涂了,“阿娘,那您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县里的大夫医术更高明。就想着能把你爹接到县城去住,正好也请大夫好好调理一下身子,你阿爹年轻的时候没少卖苦力,估计也是伤了底子,如今年岁上来了,这一些旧伤也就开始折腾人了。”

    柳老二想了想,“可是阿爹如果住到县城里了,家里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家里不是还有你那几个兄弟嘛。地里的活有他们帮着干呢,你操什么心?”

    柳老二嘿嘿一笑,“阿娘,我这不是担心您和阿爹不在家里头镇着,再出事嘛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,就说我和你阿爹想要去你那里住一阵子,你应不应吧?”

    “应,当然应了!这样吧,那今天就让老三在这儿守着,我得回去跟家里说一声,然后让他们把房间收拾出来呀。”

    柳老太难道不知道自己儿子什么脾性?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留下来照顾你阿爹,明天正好我们一起走,也省得你来回跑,多累人呀!”

    柳老二咧嘴一笑,阿娘还是心疼他的。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,柳老太就是故意不让他回去的。

    柳老太知道二儿子耳根子软,就怕他今天回去一说,一家人一商量,又出个招儿不让他们住进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,柳老太早就打定了主意,无论如何,就直接跟着老二一起回去。

    反正他们人都到了,她就不信柳四郎敢他们老两口给赶出去。

    而且柳四郎现在可是出了名的才子呢。

    若是让人知道,她竟然将亲阿奶给撵出门去,不得让人的唾沫星子给淹死呀!

    柳老太这主意打的不错。

    柳老头这里已经好了许多,最起码已经不再发热了。

    等到了马车上,柳老二就让他躺着,让阿娘也跟着坐了进去,他自己则是和车夫一起坐在了车辕上。

    车夫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这位太爷,心里头暗暗失望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,竟然还主动给自己的孩子们添负担。

    当初柳秀才经历了什么,他们这些做下人的,可是早就听说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位太爷脑子不清明,总想着要照顾自己的父母兄弟,不想想自己的亲儿子险些没命。

    这下子好了,等苏锦绣这头正安排着人入库呢,杨嫂就急急忙忙地跑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夫人,您快去看看吧,太爷将曾老太爷两口子都请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苏锦绣愣了一下,之后反应过来,杨嫂说的应该是柳承恩的阿爷和阿奶了。

    因为柳承恩中了秀才,所以才被允许人们称为老爷,所以,柳老二跟着沾光,就成了太爷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称柳老二为老爷,称柳承恩为公子呢?

    就是因为柳老二是一介白身,没有资格被称为老爷的。

    一些地主老财家,如果没有功名傍身,一般都是被称为东家或者是主家等等。

    老爷这个称谓,可真不是能随便叫的。

    而读书人中,秀才也等于是最低等的有资格被称为老爷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所以,不管柳承恩多大年纪,是否成婚,若是家中有了下人,那他都得被尊一声老爷。

    而柳老头是柳承恩的阿爷,所以,杨嫂才会称呼他为曾老太爷。

    苏锦绣只是一时脑子没转过弯儿来,还在想着柳四郎什么时候有曾爷爷了!

    “行了,我过去看看,你们赶紧收拾。”

    苏锦绣到了前厅,果然就看到阿爷阿奶来了,两人坐在椅子上,四处张望着,显然是对这里的一切都很好奇,也透露着很满意的意思。

    方氏一看儿媳妇冷着脸过来,就知道这事情要糟。

    不由得瞪了一眼当家的,暗骂他不争气,这耳朵根子也太软了。

    “四郎媳妇儿,阿爷的身体还没有调理好,镇上的大夫也不行,我就想着带阿爷到城里的医馆去看看,正好,就先在咱们这里住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苏锦绣笑了笑,“阿爹,您接阿爷阿奶过来,几位叔伯都知道吗?”

    柳老二愣了一下,呆呆点头,“知道呀。他们还嘱咐我好好照顾二老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阿爷过来治病,需要花费多少银子,不知道阿爷阿奶身上带够了吗?”

    方氏下意识就捂了一下自己的袖袋,那里头可还装着儿媳妇给她的五十两银票呢。

    柳老二脸色微变,“四郎媳妇儿,你这是说的什么话?难道想不孝?”

    苏锦绣也不恼,仍然淡淡笑着,“都怪我多嘴,不过是顺口一问罢了。既然阿爹早有安排了,那我也就不说什么了。杨嫂!”

    “是,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给二老安排出一间干净的客房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夫人。只是因为二老来的匆忙,事先又没有准备,这被褥等一应物什都没有准备,怕是得用旧的了。”

    柳老二一听就急了,“怎么能让他们用旧的呢?”

    杨嫂倒是冷静,“太爷,不用旧的,新的立马也做不出来呀。”

    柳老太哼了一声,一脸高傲,“做不出来那就去外面买!不仅要新被褥,还有衣服也得给我们做几套新的,就用她穿的这种!”

    柳老太伸手指向了方氏。

    杨嫂乐了,“曾太夫人说的是,那您拿银子吧,我立马安排人去买。”

    柳老太脸一僵,“什么?让我出银子?凭什么?要出也该着是四郎出!四郎是我孙子,他不该孝敬我吗?”